许愿SSR八岐大蛇和鬼茨

我是欧的,我是欧的,我是欧的……(自欺欺人ing,谁都别打扰我!)

【安雷】脑洞 安哥视角

         曾经有人问在下,人生,是什么样的?

         在下听后,立刻笑了出来,人生?不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……吗?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,看似玩笑的一句话,却真实地反映了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不错,人生,的确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…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辣么,这一世,不再为人,是否,在下的一生,不再是一直“落”下去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“雷狮!”在下大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猩红的液体喷溅在在下的脸上,模糊了在下的视线。不错,那是血,雷狮的血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后,替在下挡住了攻击的雷狮,如同落叶般,从在下的眼前倒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下焦急而迅速地解决完在场的敌人后,一把抱住雷狮。 雷狮嘴角还淌着血,他冲在下笑了笑,在下看得出来,他很勉强。他用力举起了一只手,扶摸着在下的脸,在下紧抓着他的手,往在下的脸上贴。在下听到了雷狮细如蚊呐的声音——“安迷修,你还是一如即往的大意啊!”在下哪里大意了?!在下很想这么喊,但在下没有,只是默默地看着雷狮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,安迷修,老子喜欢你。”雷狮这么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下听后瞪大了双眼,在下想,当时在下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....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切, 你那是什么表情,觉得恶心也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吧!”雷狮皱了皱眉头,不满地对在下抱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在下没有觉得恶心。” 在下只是震惊,还有喜悦,因为,在下一直暗恋的人,向在下表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这什么表情?”雷狮噘了起嘴。真的,很可爱!“在下也喜欢你,雷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下笑了笑,对他说。这下,轮到他瞪大眼睛了,真的是,很可爱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哼!现在才说,太晚了啊!安迷修!”雷狮很快反应了过来,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太,晚了?在下有点想不明白,怎么晚了?但是,在下很快就明白雷狮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血,已经浸湿了在下的衬衫和裤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下大惊失色,平日的形象,也尽数丢弃了。“雷狮!你的伤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, 已经感觉不到了吗?” 雷狮皱着眉头,像是自言自语。“喂,安迷修,吻我!”雷狮突然抬起头来, 星辰般的眼睛中,闪烁着...最后的.....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下并没有说话,对准他的唇,吻了下去。好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股血腥味灌入了口腔 ,在下并没有松开,反而加深了这个吻,因为,在下明白,不 ,应该是我们都心知肚明,雷狮,快撑不

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就这样深吻着,直到,雷狮再也没有回应在下的吻,在下也不舍得松开。雷狮的口腔也渐渐地凉了,扶摸着在下的脸的手,早也不知何时悄然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下感到一股冰凉的液体从在下的脸上滑落,是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!雷狮!”在下猛得从床上弹起,心有余悸地按了按不停加速跳动的心脏,尖利的牙齿也把嘴唇咬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!又是这个梦……”在下终于平复了心情,起床穿上了衣服。只有黑暗,才真正适合在下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下看着身上的暗红色衣服和高领的黑色斗篷,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下拉开了窗帘,刺眼的阳光刺痛了在下的眼睛,几乎是立刻,在下拉上了窗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!这该死的阳光,真是讨厌啊!”在下扶住了一旁的窗栏,揉了揉发昏的脑袋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mmm,没了。。。


什么叫手残?(இдஇ`)这就叫手残。
嘤嘤嘤,第一次玩指绘,根本不知道怎么弄阴暗。。。有一种剁手的冲动。。。

无聊了,不想肝阴阳师,继续画画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草稿。嗯,第二次画画,觉得比三小时前完成的那个好了一点。

我的妈,累死了,第一次的手绘图,简直辣眼睛,大概用了2个小时左右吧。反正是今天下载这个软件的。。。

这个星期随便画的几张图。。。(许愿八岐爸爸,画蛇出蛇)

2333我竟然更文了!虽然是昨天就搞定的,然后一直拖拖拖,今天才发出来。。。_(:ᗤ」ㄥ)_